虚数因果 3号机

诸君,我最喜欢种土豆了。

放送事故。

三周年惹。

兎虎。

第一季还没播完时期的设定……应该……

 

     放送事故

 


  阿涅斯·茹贝尔生平有几件最无法忍受的事。
  食古不化的迟钝上司,碍手碍脚的无能部下,自以为成熟而卖弄风情的男人,浇上番茄酱的蛋包饭。
  不过以上这些对现在的茹贝尔制片人来说已经完全不成问题,容资端丽的外表与精明强悍的作风而又不失高超圆滑的交涉技巧,加上延揽了优秀的人才,让她在职场内通达无碍……
  本来应该是这样才对。
  可惜她现在要面对的是“提都不能提的噩梦般的词汇第一名”——收视率下降。
  “所以说,这种情况为什么会一再出现!”
  纤长而白皙的手指以背叛了观众期待的力道,将玻璃杯掼在吧台上。三十秒前还称得上是满满一杯的金色液体,现在仅仅剩下了未融的冰块敲击着杯壁,清脆的声音显然让旁边的男人受到了惊吓。
  “那个,阿涅斯小姐?我觉得差不多……”黑白色面具下方的嘴角略带抽搐。
  “什么差不多?嗯?收视率已经是连续第三次下跌了!”拿到了新的一杯酒,亢奋的女制片人嗓音更显得尖锐起来。
  “我是说时间……”
  “自从噬身之蛇的事件结束之后,就一直没有起色……真是让人难以置信……这在过去十年是从没有过!”阿涅斯越说越低落,半趴在吧台上面。
  虎彻抬头看看酒保,对方微微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已经掺了足够的水分,不过看来她还是喝得太多了。
  “这……这种事情不算最重要的对不对?毕竟市民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HEROTV的收视稍微下降不是更显得我们的城市平静与安详嘛,这可是很珍贵的!”
  “珍贵的是收视率!”阿涅斯猛然的直起上半身:“Tiger!”
  “咦……嘘嘘!”被音量之大吓了一跳,虎彻手忙脚乱的比划着,窥视一眼吧台后的青年,对方很识时务的擦拭着杯子转向另一侧。
  “Tiger!你这家伙要给我全心全意的好好干啊!不要尽是抓些小毛贼之类的货色!”
  “我觉得这样反而比较好……”虎彻小声的嘟哝着。
  “一点也不好!”
  超高分贝在耳边直击的感觉才一点也不好,被称为WildTiger的Hero无奈的挖了挖被震痛的左耳,回想起数小时前让自己落入这个凄惨状况的情景。
  “去喝酒?”面对虎彻传达的制片人邀约,休息室里突然一阵静默。
  “Pass!我可是未成年人。”Blue Rose跑得最快,稍微犹豫了一下跟出去的是Dragon Kid。
  “哎呀,我可不和女人一起去酒吧。”挤了挤眼睛撤退的是让虎彻不由自主在心里吐槽上次还说制片人没女人味的家伙。
  就连一向乐于助人的Sky High都义正词严的说要回家遛狗了,虎彻只能长叹一口气把目光投向自己多年的老友。对方却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保重!”
  大概是报复自己上次没陪他去喝酒。思及此,虎彻耷拉下肩膀,眼角余光瞄到了还迟疑着停留在休息室里的最后一位Hero。
  “那个……Tiger桑……”名为折纸的金发青年开口:“要不然我……”
  “Tiger!还在磨蹭什么!快点走了!”被制片人的强力旋风推出了休息室,虎彻眼底残留的最后影像是自动门关上前被彻底无视的伊万还来不及说出奉陪的失落表情。
  哎呀哎呀,希望他今天不要沮丧一整晚才好。
  “阿涅斯小姐,兔子……我是说巴纳比呢?”虎彻小心翼翼的提起最后的一线希望。
  “你的搭档问我?”
  “哈哈哈……”虎彻尴尬的摸了摸修得过分讲究的胡子
  “他一收工就跑的没影了。”阿涅斯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句,拉开车门:“上车。”
  “那个……制片人大人,我想起来我今天也有点事……我妈叫我回家吃饭……”
  “我说上车,镝木·T·虎彻,别忘记你是阿波罗的员工,而我的职位比你高不止一级,现在是我以你上司的身份命令你,上车。”
  “是……阿涅斯小姐……”如果真的有尾巴的话,现在大概已经耷拉到底了吧,虎彻正了正帽子,沉重的坐进了副驾驶座。
  无力的把下巴撑在吧台上,出道已有十年的Hero意外的显得稚气:“又不是我想到什么阿波罗传媒,结果不但上班要被上司使唤来使唤去,下班还要听制片人的抱怨,这算怎么一回事啊。”
  “哼,笨蛋。傻瓜。混账。排不上用场。”
  虎彻把头转向声音的来源,看来精明强悍的女制片人也抵抗不住酒精的威力,彻底瘫倒在一边。精致化妆也遮不住的眼下黑影明显昭示着她最近确实为了节目的问题而奔忙,估计有好几天没能睡个安稳了。
  从喉咙里发出今天不知道第几次叹息,虎彻强打起精神,试着把她从椅子上拖起来:“阿涅斯小姐,醒醒,能走吗?”对方就像将字面意义的烂醉如泥实体化一般毫无反应,虎彻只好将她打横抱起:“呜啊,意外的好重啊。”
  “又在耍什么花样?”不悦的声线混杂着凛然的目光投射向虎彻,他抬头看见金色卷发的高大青年正站在酒吧的入口处。尽管是在灯光的暗处,却好像因为自身散发的气息而吸引了不少的视线。
  “巴尼!”虎彻真的是从内心发出了喜悦的呼唤:“太好了,就交给你了。”说着将手里的制片人递上前去:“车钥匙在这里,麻烦你送她回去吧。”
  “就为了这事叫我来?”虽然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被含糊的叫做兔子的青年还是伸手接过了睡熟的女性。
  “拜托你了,因为我也喝了不少,恐怕不能开车了。”虎彻双手合十:“这就是同为阿波罗员工的情谊啊,请你安全的把上司大人送到家吧。”
  “哼,她可比你轻多了。”好像故意为了损他,巴纳比轻盈的转了个身,率先离开了店里。
  这可真是标准的屋漏偏逢连夜雨啊——虎彻发出了陈腐的感叹。出了店门才发现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暴雨。脑子里有点昏昏沉沉的看着载客的出租车溅起了水花飞驰而去,出道十年的Hero在心里苦笑了一下,摘下帽子让雨水直接淋湿黑色的短发,希望这样可以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
  徒劳的伸手好像已经有一段时间,突然一辆有些眼熟的跑车急停在了虎彻面前,刚刚才分开没多久的金发青年摇下了车窗。
  “巴尼?”
  “快点上车。”
  “真是得救了啊,谢谢你啦,巴尼酱。”虎彻一边谨慎的检查自己有没有把座位弄湿,一边透过后视镜确认制片人正毫无知觉舒舒服服的横躺在后座上,嘴里不知道又在骂谁。
  皱了皱眉头,巴纳比似乎依旧专注在眼前的驾驶上:“如果我没回来你打算怎么办?”
  “就……顺其自然?走回家的话好像也还不算坏,正好可以醒醒酒。”用毛巾擦拭着头发,虎彻轻轻打了一个喷嚏。
  眉头锁得更紧,巴纳比开口道:“先回你家。”
  “咦?不用啦,巴尼酱。先把制片人阁下送回去比较好。”
  “感冒了只会被别人添更多麻烦,欧桑。”
  “说的也是,Hero还感冒什么的我可是敬谢不敏,我想她家应该会有间客房或者客厅,不介意我住一晚。这么晚了,你也不用再跑第二趟。”
  金发的青年突然沉默了下来,有些僵硬的气氛飘散在车内。
  他突然加快了车速:“她家。”
  “这可真是让人忍不住要喊我的上帝啊。”
  把沙发从各种杂物里清理出来,让阿涅斯先躺下,虎彻终于能好好打量这个大概是名为客厅的地方。姑且不谈各种公文和书籍,吃到一半的便当和似乎是收下来有几天却完全没有打理的衣服混在一起,更别提乱扔的外套和鞋子,让习惯把房间收拾的井井有条的独居男子说不出话来。
  “每天早上要从这些玩意里搭配好她拿光鲜亮丽的外表可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虎彻弯下腰去捡起一瓶饮料:“虽然不是没设想过,不过这可真是太糟了,所谓精英的日子。我都不敢打开卧室……”
  话音未落,他突然被一股强力按在旁边的墙上,接着柔软而灼热的物体就贴在了嘴唇上——自从进了公寓就异常安静的青年用力压制住虎彻的手腕,牢牢的吻住了他。
  “喂……巴尼……”从眩晕中缓过神来,虎彻推了推青年的肩膀。
  对方却毫无反应——不,应该说趁着他张口更变本加厉的用舌头堵住了所有的语言。深夜的房间里只剩下阿涅斯均匀的呼吸,让唇舌交缠的口腔粘膜发出的摩擦声更加清晰。
  忍耐着羞耻感而睁开微醺的眼睛,虎彻担心的从眼前人的肩头看向沙发上边,制片人毫无形象的呼呼大睡让他稍稍安心。巴纳比似乎发现了这一点,伸手将他的脸扭向自己,并终于撤开了嘴唇:“专心点。”
  虎彻深呼吸了几下,伸手擦掉唇角的湿润:“干什么这么突然,巴尼。”顺手摘掉的面具之下,眼角微微的泛出了红色,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深吻,还是因为酒精。
  巴纳比还是紧紧盯着他,并没有松手的意思:“黑啤。”
  “是是,伟大的布鲁克斯二世先生只喝葡萄酒。”
  “我没那么说过。”明明是几乎同样的高度,透过镜片的眼光却变得稍微带上了居高临下的意味。
  “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年上者揉了揉额角,仔细的反省了一下今天的所为——应该是罕见的……啊不,完美的没有做出任何惹是生非的举动。
  “我没生气。”语气里掺杂着明显的不快,青年产生了没有缘由的焦躁,也许是为了对方的迟钝,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失态。
  “嗯……好吵……”
  听到不属于自己也不是巴纳比的含糊声音,虎彻才想起这个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房间的主人、虽然不是直属但是位阶(据推测)应该比自己高很多的制片人小姐存在。他心惊胆战的向沙发望去,发现女性只是稍稍转动了一下身体,现在呈现着背对两人的状态,再度放下心来。
  “水……”
  “水是吧……”虎彻试图借着这个机会打破青年的支配,但是刚刚踏出一步又被立刻按了回去。
  “巴尼酱,我没有跟你计较不代表你可以接二连三的这么做哦。”拥有Wild 为前缀名号的著名破坏者语气里呈现了恼火的心情。
  “你关心她?”
  被捏住的手腕承受的力量又增强了,已经到了直达骨头的痛楚的地步。虎彻吃惊的看向眼前的年轻恋人,在质问的口气之下好像有什么在震颤着。
  “笨蛋。”终于理解了对方的意思,虎彻拉开了他的手:“你想太多了。再说要不是你一收工就跑没影了,也不至于变成我一个人来陪这位大小姐喝闷酒。”
  被对方直接看穿了幼稚的心意,但是也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松了一口气的巴纳比像是为了遮掩自己的不好意思,将头靠在搭档的肩膀上。
  虎彻伸出手去摸着他柔软的金发:“好啦,乖乖小兔子。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我说过了,你再也不会是一个人了。”如此得意于自己的长辈风范,虎彻在心里刚刚添上胜利的一分,就发现脖子上一热,有什么生物灵活的移动起来。
  “巴尼?”细碎轻微的接触让虎彻略略想笑,半长的卷曲金发蹭在下巴上,还可以看到头顶的漩涡,总觉得意外的可爱:“巴尼别这样,欧桑我可是很怕痒的。”
  一开始只是觉得自己埋首其中的颈部曲线很吸引人,大概是从发梢滴下的雨水正好流过眼前,有一种过分色情的感觉,巴纳比忍不住伸出舌头去舔舐那些湿润的部分。听到虎彻那种玩闹的语气,巴纳比逐渐加重了吸吮的分量。
  意识到的时候,单纯的舔舐已经满足不了欲望而转为了轻微的啃咬,在蜜色的皮肤上留下了不甚明显的痕迹。扯散的领带耷拉在肩头,巴纳比单手解开了衬衫嘴上的两颗扣子,方便自己的深入。
  覆盖着结实而匀称的肌肉,大概从二十代开始就没有变化的胸膛上,有着覆盖了新生皮肤,颜色稍浅的伤痕。舌头接触到的时候,虎彻明显有了反应,本来轻轻抱住巴纳比头部的手收紧了:“嗯……巴尼……”
  巴纳比的呼吸更加灼热起来,有些不耐烦但是熟练的解开马甲,衬衫被雨水浸湿了部分,仿佛增加了分量般暴露出身体的曲线,让他轻易便注意到虎彻胸口突起的位置。简短的犹豫了一下,巴纳比隔着衬衫吻上了右边的尖端,用手指爱抚着另外一边。
  热度传达了过来,布料虽不粗糙但是对于敏感的部位还是相当刺激的纹理摩擦让虎彻有些发虚,腰部刚刚一软,对方的膝盖就顶了进来,一只手扶在他的身后,另外一只继续跟衬衫扣子斗争。
  “这么舒服吗?”似乎带着戏弄意思的低沉声音在耳边响起,有意无意接触到耳垂的炽热呼吸烧灼着虎彻的脸颊。
  “胡说,我只是有点喝多了。”脸颊发烫的年长者努力维持着仅有的自尊。
  “哦……”欣赏着更加艳红起来的眼角,巴纳比不着声色的将虎彻的衬衫从长裤里拽出来,双手贴着赤裸的腰线来回抚摸着。相比起可以称得上宽厚的肩膀,虎彻的腰部虽然同样结实却意外的细窄,皮肤细腻而紧致,让巴纳比深深体认到人种的差别。
  “嗯……”忍不住发出声音而微微张开的嘴唇又吸引住青年的视线,他再一次覆盖上去,交换着更为浓厚的接吻。这一次,以年龄来说过于羞涩的年上者没有拒绝他,而是同样给了他回应。交缠的舌尖搅拌着的破廉耻声音清楚的传到虎彻的耳朵里,而两人交叠的双腿之间,即使隔着长裤也能感觉到热度的硬块缓缓的互相摩擦着,更让他意识到自己的状况。
  但是停止不下来。巴纳比的手在衬衫下梭巡着又移动到虎彻的胸口,执拗而直接的玩弄起已经硬挺的尖端。虎彻无法忍耐的从鼻腔泄露了含糊的呻吟,承受不住的背倚着墙壁,几乎全靠巴纳比的支撑。
  “欧桑……”
  当那修长的指尖接触到金属皮带扣的时候,虎彻终于清醒过来:“等等,等等巴尼。”
  “嗯?”青年含糊的应对着,没有停下的意思。
  “我说等一下,巴纳比!”
 为了压低音量而显得沙哑的嗓音里急迫的意味让巴纳比终于抬起了头:“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喊对名字,真是太狡猾了。”
  “你还不是一直在喊我大叔大叔的。”
  无视于对方不满的申诉,巴纳比轻轻的凑上前去:“不想做吗,虎·彻?”
  觉得自己的脸已经没法更红了,虎彻还是尽量强硬推开了青年:“你给我好好的看看情况。”
  巴纳比不解的扫视了一圈,发现大概可能是碍事者的制片人还很沉稳的睡在沙发上,于是向虎彻投去不解的目光。
  “从刚才起我就有件事很介意……”对方吞吞吐吐:“这可是阿涅斯的客厅……”
  “她睡死了。”
  “不,我的意思是,你的脚底下似乎踩到了什么。”
  那是与蕾丝花边融为一体的,黑色的小小布片。
  这下连巴纳比也不能无视,急匆匆的移动了一步:“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还是回去吧。”
  巴纳比从牙缝里挤出了啧声,无奈的走向门口。
  “巴尼。”
  “什么?”
  “你去开车?”
  “放心吧,先送你回去。”
  “那个……实在太晚了,我想……就回你家就好。”
  巴纳比猛然停下脚步,转过身去。虎彻急匆匆的在地板上翻找着毯子,或许是掩饰什么。从唇边拉出一个不明显的弧度,青年还是用一贯的语气说道:“那就别磨蹭,欧桑。”然后快步走出了玄关。
  虎彻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把好不容易翻出的毯子给女性盖好,也跟着向门口走去。没走几步,又突然回过头,进厨房倒了杯水放在茶几上,双手合十喃喃道:“好好睡一觉吧制片人大人,今晚什么事也没有。”
  随着自动门的上锁,巨大的客厅里终于安静下来。落地窗外的月光沉稳的照射在女性沉睡的美丽容颜……以及庞大的垃圾群上。
  
  “痛痛痛痛痛……”听到绿色头盔后面发出一连串相当大声的惨叫,安东大概是以同情的目光看了看老友:“宿醉这么厉害?没想到制片人酒量大有长进啊。”
  “嘛……大概……是这么回事吧。”坐在车斗里轻轻活动着身体的Hero含含糊糊的说。
  护目镜下方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年资最浅却最引人瞩目的新Hero把目光投向远处:“欧桑,人家都说上了年纪的人会更注意分寸。”
  不注意分寸的人到底是谁啊!话还没有说出口,从头盔中直接传来了熟悉的吼叫声:“Tiger!你今天的身体状况真的很差!所以我稍微调整了装备的状态!下次给我注意啊!”高分贝的耳膜直击让虎彻本来不算厉害的头疼更增加了几分。
  “啊,真是,通过麦克风为什么就这么吵呢……”以上了年纪的姿态摇了摇脖子,虎彻努力提起了精神。
  ”对不起,Tiger桑,如果我也一起去就好了。”折纸的声音听起来比平常还要低落。
  “没事没事,我没事,你别担心。”虎彻用力的比划了几下:“看,绝对没问题。”
  “没问题就好。”再次通过头盔传递过来的是女性清爽的声音,丝毫感觉不出昨夜宿醉的影响:“Bonjour,各位。”
  都是被谁害的啊!虎彻再一次在心里愤愤不平。
  “今天的事件想必大家已经知道了,是近期以来最大的一次恶性抢劫,对方手上还有人质。我希望大家都能拼命努力,取得优秀的点数,让赞助商满意。当然,更要取回优秀的收视率!”
  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吧。Hero们彼此交换了一下意见。
  “给我斗志高昂起来!”
  “哦!”
  听着这种敷衍式的稀稀拉拉回应,阿涅斯·茹贝尔以一种算是糟蹋美貌的方式拧起了眉头:“给我切到Wild Tiger的私人频道。"
  “呜哇,猛虎又要倒霉啦。”导播笑嘻嘻的遵照上司的意思。
  “Tiger!”正在试着活动腰部的虎彻被吓得差点从车斗里跳出来:“阿涅斯小姐?马上要开工了……”
  “昨晚是你送我回家的?”
  “哎呀,道谢什么就不必了……”
  “道谢?”制片人从咬着牙哼出两个字:“没门!”
  “……就说了不用这么客气…………啊?”
  “你们就这样毫不客气的闯进女性的闺房,还想让我道谢?”
  那种恐怖的地方也好意思叫做闺房,虎彻再一次认识到修辞上的差异。
  “见过我房间的人,一律杀无赦!”
  “喂喂……”责任应该在喝得烂醉没办法自己回家的你身上吧!
  “不想死的话今天就给我拼死的去干!不然……”
  “是是……”虎彻依旧心不在焉。
  “不然我就把你们俩在上司的房间里都做了些什么立刻公布出来。”
  虎彻吓得跳了起来,巴纳比有些疑惑的望向从刚才就不知道在跟谁说话的搭档。
  “放心吧,现在是私人频道,不过一会我就不敢保证了。”
  “你,你醒着吗?”
  “没你想象中睡得那么沉,亲爱的Tiger桑。”
  “这个……那个……”虎彻汗毛倒竖,毫无意义的举起手臂擦拭冒不出来的冷汗。
  “我不关心你们是不是饥渴到要在一位单身女性的客厅里干些什么……”不知是不是错觉,句子的重音似乎在单身上:“但是我希望你最好谨记今天的收视率如果上不去,我想会做出尽一切可能提升数值的举动。你明白了吗?!”
  “Oui!Miady!”Wild Tiger毕恭毕敬的向着镜头行了一个礼,巴纳比不明所以的摊开了手:“完全不明白,要走了,欧桑。”
  望着机车远去的样子,女制片人双手环在胸前,一脸凝重。
  
  “看我Wild Tiger来逮捕你们!”
  “欧桑,当心!”
  能力消失的同时,虎彻的身体就如同刚才的敬礼一般,正正的冲着镜头飞了过来。
  “报告,二号转播车……镜头损坏严重……无法使用。”
  在转播中心面对一块黑屏的集体喝彩声中,阿涅斯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不愧是Wild Tiger,真是够豪迈的!”
  “别给我起哄了,先插播广告,快让四号机补上机位,现在正是关键时候!”重新整顿了一下情绪,制片人下了命令。
  “是!”
  三十秒之后,转播再度正常的运转起来。
  
  事情的发展一如阿涅斯的预感,完全没有那么顺利。在逮捕犯人和救出人质之前,卖力过头的“城市破坏者”的暴行劣迹又增加了不少,当然包括砸毁了一辆转播中继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Tiger的动作实在太出人意料,收视率终于回升到了一个令人满意的程度。两位Hero(当然其中一位毫不知情)也因此能够躲过了巨大丑闻的危机。
  挨完直属上司的训之后,虎彻扶着雪上加霜隐隐作痛的腰部,斜靠在电梯里:“真是多灾多难。”不过这一切似乎还没完,电梯门打开之后,进来的是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
  “茹贝尔制片人阁下!”虎彻立刻僵直了身体。
  女性背对着虎彻,似乎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为了刻意保持身体平衡而显得吃力的面孔:“上了年纪果然要知道分寸。”
  “哈……?”
  “托你的福我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哦……”阿波罗的小职员松了口气。
  “不过仔细想想睡眠不足好像也是因为你啊。”
  “……………………”
  “你的声音在那种时候意外的很动听呢。”
  “…………………………………………………………………………”
  电梯门及时的再次打开,制片人坦然的迈着轻快的步伐出去,将发出了“性骚扰啊!!!”惨叫的没出息Hero关在了里面。
  
  可歌可泣的疾风怒涛的人生危机一发的镝木·T·虎彻,长达十年的破坏……哦不,Hero生涯里最凄惨的24小时结束了。
  加油吧!虎彻!奋斗吧,猛虎!
  还击的那一天,一定不会那么遥远!
  在收视率与点数之星的指引下,继续奔跑吧!


评论

© 虚数因果 3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